中国女工淘金梦(下)没想到被自己人骗少女淘金梦碎

2020-06-15 15:21:43 来源:益智移动 作者:
中国女工淘金梦(下)没想到被自己人骗少女淘金梦碎在马来西亚,20岁的少女一般上在做些什幺?脑海中闪过的,是在学院里读书,不时以手机和朋友互传简讯的镜头,又或者,可能学业不够理想,在购物广场内做促销的工作情景,甚至,是和朋友开着玩笑,随手拿起在逛街时看中的新衣服往身上套的表情……这一些我们见惯见熟的情况,是永远也不会发生在她们的身上──这5名坐了四五个小时飞机,来自中国陕西,嚐试到大马淘走毕生第一桶金的女工们身上。为了挣弟弟上大学的学费,为了减轻年迈父亲的负担,为了让妈妈看病,为了让家里生活更好一些,种种的理由,种种的藉口,令年纪介于19至21岁的他们,选择离开温暖的家园,放弃依偎在父母身旁的那一点点──算是“女生的特权”吧,到一个陌生的国度赚钱讨生活去,朝未知的未来踏出第一步。 个案1:杨维娟(19岁,来自陕西西安卢县)其他女工都在3月7日才离家,但是,因为住得远的关係,杨维娟在3月5日,提前两天就得和家人提早道别,离开温暖的家,为不知道会发生什幺状况的未来,迈开脚步。这一步,是需要多少的勇气?杨维娟,就是因为没有选择,才会迈开这一步。“我家中有爸爸、妈妈,还有一个12岁的弟弟及13岁的妹妹,爸爸是农民,但田里都不长菜,收成非常差,所以爸爸是给人盖房子去了,天黑回家时,已经累得不像话。”尤其是夏天,维娟补充,天气酷热,爸爸因为站在烈日下给人盖房子,常常会因此而热出病,维娟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;妈妈是种田的,田里种了玉米和小麦,但是收成实在差,根本赚不到吃,生活只有苦、苦、苦。维娟的弟弟和妹妹年纪尚小,才要刚刚进入初中,身为大姐姐的,为了让弟妹们继续升学,不想他们重複爸爸妈妈的脚步,过着贫苦的恶性循环生活,因此,维娟心中早就已经有了一个决定。乖巧的女儿,不忍心爸妈为了一家人的生活,磨到手脚都粗了,身体都累坏了,更不希望弟妹们的学业受阻,于是,毅然选择这一条路,一条到大马淘金的路。开始时,家人也不赞成维娟离乡背景到海外淘金,毕业维娟才19岁,而且她最远还只是到过上海,从来没有出过国。“我一心不想爸爸受苦,于是还尽量说服他让我出来,只要3年,只要拼3年我就可以风光回去了,我知道自己捨不得离开家里,但是,除了这样的选择,我不知道自己能够为家人做些什幺。”维娟想起家人,泪水也要飙出来了。爸爸妈妈最终还是说不过维娟,只好千叮万嘱,要她一个人在国外凡事都要小心谨慎,“爸妈知道我脾气不好,就吩咐我凡事一定要忍,不能再像家中当大姐一样,给人脸色看……爸爸、妈妈,你们的话我都听进去了。”说完,又是一阵悲泣。在离家的那一天,爸爸、妈妈、弟弟和妹妹统统来送机,见到机场里的其他女工,爸妈又是千拜托万交代的,促同行的女工给予女儿关照;这一切,维娟都一一看到眼里,她希望,也相信自己一定能在异国过得好好的。但是,这个梦想如今已经澈底破灭了,由于受中方中价所欺骗,维娟和其他女工如今滞留吉隆坡,钱,没赚到,回家,也不知何时是归期。13岁的妹妹乖巧懂事,知道姐姐要牺牲自己到国外工作,毅然对姐姐许下承诺,“扛”起照顾整头家的责任,“包”起整头家的家务事,令姐姐不尽为妹妹的“早熟”感到心痛。“妹妹虽然只有13岁,但却非常懂事,知道我将出国做工,就促我放心离家,并向我保证家里的一切家务事全包在她的身上。你看,她才13岁而已,身体瘦瘦小小的,这幺小,怎幺能承担整头家的家务?听她说这一番话,我好心酸。”想起坚强的妹妹,维娟忍不住又痛哭起来。维娟的家庭中,平日以吃稀饭、麵条、馒头为主、夏天吃黄瓜,冬天吃腌製的蔬菜,鸡肉、鱼肉,是过年过节才能嚐到的美食,“我多幺希望爸爸妈妈也能吃到比较好的食物,我知道只要我拼3年,他们的日子就会好过了,但是,看现在的情况,我再也不敢有什幺奢想了。”个案2:刘盼(21岁,来自陕西)刘盼是因为妈妈的身体不好,而想来大马工作3年,把钱赚回去给妈妈养病。但是,根据目前的情况,这“赚钱为妈妈治病”的梦想不但实现不了,甚至,还可能要花家人另一笔钱,把她送回家乡去。想到这里,刘盼就红了眼眶,觉得自己对不起家人,即使被送回家,也没有脸面对家人了。“赚钱为妈妈治病”的念头,当初并没有获得家人的支持,原因没有别的,就是担心刘盼一个人在外没人照应,一旦发生什幺事,一个女生,能做得了什幺?“我是后来花了一番口舌,才说服他们的。他们很生气,还对我说了气话,什幺如果赚不到钱,就不会让我回去,我知道他们是因为爱我,所以才会说出这一番话,但我真的很心痛……就现在的情况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幺办。”说完,又是一阵痛哭。刘盼还想起爸爸和妈妈在她临上机时,对她说过的一句话,那就是外边的世界有太多太多坏人,凡事一定要小心为上,不要随意跟陌生人说话。“没有想到现在不是让外头的人骗我们,反而是被自己人给骗了……”刘盼总结了一句内心话。个案3:杨柳(20岁,来自陕西)杨柳的弟弟今年17岁,準备考大学,作为姐姐的杨柳心中有一个梦想,就是看着弟弟上大学,戴四方帽;为了实现这个梦想,唸了2年大专、在服装店工作月入1500人民币的杨柳,决定出来拼3年,把弟弟的学费赚够,看着弟弟风光的穿上毕业袍。杨柳的爸爸目前失业,全家人的负担就落在开了一间小型文具店的母亲身上,“一家人的开销颇重,在中国,要上大学的学费很高,我知道如果要实现让弟弟上大学的梦想,单单只靠妈妈的收入是不足够的,所以,我一定要拼,一定要狠下心来到国外闯一闯。”于是,杨柳收拾了简单的行李,展开了异国淘金之旅,她以为这一趟行程会很顺利,毕业有很多大姐姐们陪同,情况肯定不会糟糕到哪里去,但是,她万万没有想到,现实和梦想原来差距这幺大,美好的梦想换来一场空。“我弟弟就快唸不成大学了,怎幺办?我不想再留在这里啦……”红着眼眶的杨柳向记者控诉。/副刊‧文:高宝丽‧2007.05.15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继续阅读
经典推荐